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快乐.养生

听涛观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人就是这样死的  

2013-02-07 09:30:4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俗话说“人吓人吓死人”,这话一点不假,从我这几天的经历就验证了这句话。事情是这样的,在今年就要过年的时候,我的嗓子突然就哑了,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因为原来嗓子就哑,加之这一段的事情特别多,大事小事接连不断,就拖下来了,直到五月二十五日(星期五),那天正好到单位职工医院办事,心想这下有机会了,直接到五官科检查一下嗓子,首先给做了一下喉镜检查,当大夫左看右看看了半天说:喉镜探不下去,看不清楚,你还是做一下CT吧?我说可以的,然后大夫开了单子就去做CT,到了CT室以后就把来意说了,因我连襟是医院职工,我们又和CT室的医生都比较熟,没有说的,检查做的都很细致,做完以后就快到11点半了,医生出来说:有一点东西,没有啥事,现在太忙了,你先回去吧,等下午让他们把片子给你带回去吧,我就这样回家了。

到了晚上,妻子下班了,问我说:你今天去医院检查了?我说是的,没有啥事,妻子说:哦,没有事就好,晚饭后我说今天晚上给我送片子怎么没有来啊?妻子说:已经给我打电话了,说没有事,就不用先送了。其实不是这样的,因为妻子在外打工,妻妹给妻子打电话说:你不要打工了,妻子问为什么?妻妹说:四姐夫今天做CT检查了,查出东西了,根据大夫经验判断感觉不太好,只是没有做病理就不能肯定,妻子听到这个消息以后几乎崩溃了,稳了一下情绪,强打精神回到家,一面和我故作欢颜一面暗自流泪,吃完了晚饭我就出去每天例行的徒步锻炼,回来以后发觉妻子和女儿在一起聊天,这就是一个很反常的举动,因为平时妻子和女儿这个时候是不聊天的,见我回来,又找一个无关的话题和我说话,我感觉很无聊,嗓子长个东西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?女儿突然之间就好像长大了许多,一面给我在网上订购营养品,一面又给我讲营养常识,完全像个大人似地,妻子说:咱们明天去五官科医院看看去,我说可以,把CT片子也拿着,妻子又打电话给妻妹说用片子,妻妹说让我连襟明天早上直接送到五官科医院。

等到第二天,我们到了五官科医院的时候,连襟已经等候多时了,其实这个时候,连襟已经拿着我的片子和大夫已经沟通过了,就是大夫看见我以后不要告诉我实话,等大夫看见我的口腔以后说:感觉很光滑,没有像菜花一样,但是要做病理,因为医院是星期六不休息,星期天休息,让我们星期一来医院做病理。等回到家以后,因连襟是医院的,医院的朋友很多,经多方打听说:全市在耳鼻喉科的技术要数附属二院最好,技术和设备都是鼎级的,所以星期一我们直接就去了附属二院,专家的风采不是吹的,科主任看过之后直接就安排住院治疗,并且拿出了治疗方案,定于星期四手术,手术定两个方案,第一步就是先做口腔镜微创手术,拿出一快做速冻病理,如果是良性的,拿出来就可以了,手术也就结束了,如果是恶性的就麻烦了,还要重新在喉头处做切割手术,整个喉头全部摘除,后果可想而知,等住院的手续办好了以后又回家里做准备,因为住院的一切东西还没有准备好。晚饭后又去妹妹家里看望一下老娘,说句实在的,看望老娘主要有两个打算,一是告诉老娘我是个小手术,让老娘放心,另一层打算就是手术结果不好,一旦是恶性的话,那我这次和老娘的唠嗑,将是我这一生最后的一次,以后也就没有机会这样说话了。

到了星期二,我就正式住院了,开始就点滴消炎,我的主治大夫是一个精明、漂亮的女大夫,不厌其烦的给我们讲了各种注意事项,也言不由衷的用各种谎言来安慰我,如果我爱人之前所用的都是美丽的谎言的话,那“善意的谎言”用在这里再贴切不过了,这也是治疗疾病的一个方法,在治疗好疾病之前不能让你吓死了,有好多患者不是病死的,而是被吓死的,好大夫光有高超的技术和良好的医德是不行的,他们还要会撒谎才行。在手术的前一天,我和爱人说好,第一、等手术结束以后你就不用告诉我结果了,因为我的喉头要是好的话,那我就是良性的,如果喉头没有了,自然就是恶性的了,第二、术后就是恶性的话,也不要给我化疗、放疗了,我不想遭那个罪啊,该什么时候死就什么时候死,无所谓。到了星期四手术的日子,早晨来了两个护士做术前准备工作,先在手上埋了一只针,是防备手术过程中出现意外点滴抢救用的,后又在鼻子上插了一条胃管,最后又要插导尿管,护士毫不客气的就把我的短裤退下去了,匆忙之中,我的手边正好有一本书,我一下就把它盖到脸上了,护士说:你害怕吗?我说:不是害怕,是害羞,护士说,插导尿管时要观察你的表情,不要盖脸的,我又把书拿下来了,面对表情自然的护士,我的想法又显得多么龌龊啊,护士手把娴熟的插上了导尿管后说:我们外科护士每天面对的都是患者,有轻重之分,没有男女老少之分啊,我一想也是啊,我如果再想不开的话,就是对神圣的白衣天使的亵渎了。准备工作就绪了,家里来了许多人,因为他们都知道我的病情不很乐观,所以又着急、又惦记,我的80岁老娘不放心也来了,这是我始料未及的。因为身上插了好几个管子,进手术室的时候是用车给我推进去的,推进去的时候我还是好人,谁说的话都能听见,躺到手术床时,听到医务人员的说话声,感觉有一些冷,让他们给我盖上了一些东西,恍惚听有人说支架、麻醉等……。

朦胧之中听到有人喊:醒醒!我睁开眼睛一看,是爱人在喊我,爱人一边喊一边用手在摸我的脖子说:手术结束了,你感觉我摸你的脖子了吗?是良性的啊!看着爱人的激动脸,我知道我安全了,和阎王爷的会谈结束了,后来听爱人讲手术的经过,当手术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时候,大夫从手术室出来喊患者家属:我爱人往大夫跟前走的时候,腿已经打晃了。因为手术头一天,大夫告诉爱人说:如果手术化验结果出来以后,是恶性还需要家属签字,爱人不知道结果是凶还是吉,心情极是恶劣,大夫告诉爱人说:鉴定结果出来了,是良性的,我爱人立即喜极而涕,转而就哭出声来了,压抑多天的委屈、焦躁不安终于释放出来了,所有的家人都虚了一口气,都急忙各地打电话通知好消息,大夫忙说:不要激动、不要激动,手术还没有结束,只是病理出来了,癌前病变的物体还没有取出来,我还要继续,爱人立即说:你们认为怎么弄好就怎么弄吧,我们也不懂,只要不留后患就行,给你们舔麻烦了,拜托了!当爱人学到这里,我有一些汗颜了,别人的丈夫能给予妻子一个又一个惊喜,而我给予妻子的是一个又一个惊吓,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啊。

说实话:我是不怕死的,人活百岁终须死,这是谁都不得不面对的客观事实,就算我不是癌症,也不敢肯定哪一天会命赴黄泉,只是我还不愿意死,我在生活中也有我的牵挂,有我白发苍苍的老娘,有我的妻子、女儿,有我一奶同胞的哥哥妹妹,有我的同学、同志、朋友,甚至有我隔屏相望并不曾相识的网友,假如真的有一天要面对死亡的时候,我期盼上天能让我亮亮堂堂的走,而不是像医生给有些癌症病人下的死亡通知那样,顶多再活三个月或者半年,委委屈屈、窝窝囊囊、无可奈何的吓死,那将是我最不希望的,人活在世就要过好每一天,也不枉来到世上一回,家有万贯和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人在这一点上是公平的,都是从生到死,没有什么不平衡的,都是声嘶力竭的哭来的,又都鸟无声息的死去了。起点和终点都是一样的,只要来到这个世上都是幸运的。要为我们这一生幸运的相遇而喝彩,相遇即是有缘……。事情经过就是这样的,从5月28日住院到6月8号出院,一共住了12天院,惊心动魄的12天,让我感觉两世为人,好些地方都是后来家人说的,叙述难免有不到之处请读者原谅,谢谢!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